爱看书吧

爱看书吧 > 其他小说 > 主角光环失效了[快穿] > 正文 第 154 章 娱乐圈(31)

正文 第 154 章 娱乐圈(31)(第1页/共5页)

本站最新域名:m.ikbook8.com
老域名即将停用!

    管理员也发现了直播间的异常,只是还没行动,那些弹幕就不见了,直播间的氛围也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系统:哼,它就是出去打个零工(帮贺明隽解决一点公司的麻烦),一时没顾上它头号粉丝的本职工作而已,这些人也太嚣张了吧。

    敢欺负它家隽哥,问过它这个一个顶一万个的超级无敌厉害的粉丝了吗?

    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。

    系统向贺明隽汇报,昨天让狗仔爆料、买黑热搜、故意让大粉撺掇粉丝来直播间搞事的,是一个叫杨释的有很多黑料的丑八怪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他黑料都曝光了,让他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。()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?()?『来[]$看最新章节$完整章节』()”贺明隽在脑海里和系统沟通,“现在,你先筛选出几道适合新手的家常菜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这是贺明隽第一次利用系统作弊。

    他的记性是不错,但因为对做饭毫无兴趣,他平时根本不会看食谱或美食视频,脑子里就没有储存相关知识。

    而曾经他的厨艺……

    也就是做熟、能下咽的水平,离色香味俱全差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贺明隽的确不喜欢做饭,但对于节目组给的这个任务,他也没打算耍赖,或者为加重“不会做饭”这个个人特点故意把事情弄得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毕竟,厨艺也算得上一项技能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的任务世界他落入一个荒芜人烟的孤岛或类似的处境呢?

    还是会生火做饭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在回“家”的路上,贺明隽问导演:“家里是需要烧木柴的土灶吗?食材需要自己采摘、准备吗?”

    导演:“这是你的家,请自行探索。”

    贺明隽:“不会等我回去,再告诉我菜园子刚才已经路过了吧?”

    导演就没再回答了。

    贺明隽就继续跟着工作人员往前走,同样不发一言,实际上他却在通过系统看做饭的教学视频。

    [老公你说句话啊!]

    [节目组想要留悬念,可这个嘉宾他向来不捧场。]

    [我要点个外卖看隽哥炸厨房,我就不信他做饭也天赋异禀。]

    到目的地还有一段路,终究是导演先忍不住,主动搭话:“你没有别的问题想问吗?”

    贺明隽:“我可以自己探索。”

    [笑死。]

    [一生要强的隽哥绝不可能低头。]

    导演沉默了片刻,才继续问:“那我们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贺明隽点点头,说:“我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[翻译一下:我不愿意,但这是工作要求。]

    导演问:“贺老师是真的不会做饭,对吧?不会再发生上次弹古筝的情况了吧?”

    贺明隽:“应该不会,厨艺我是真的几乎没有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导演放心了,又问:“那你对于做什么早餐,有想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要看有什么食材

    () 了。”贺明隽的表情和语气都很淡,就给人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。

    导演有点不确定地问:“什么食材你都能发挥?”

    贺明隽答:“不是,什么简单做什么,能生吃就不开火。”

    导演: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明隽想起什么,主动问:“节目组的随行医生带的药应该齐全吧?”

    “不,不至于吧。”大概是因为贺明隽一贯很少开玩笑的缘故,导演有点辨别不出他是不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贺明隽:“有备无患。”

    导演:“凭隽哥的学习能力,区区一顿早饭,肯定是不在话下的……吧。”

    导演这话也不知道是在“激将”贺明隽,还是在安慰自己了。

    贺明隽完全没有被pua到:“有些事,不是学了就会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经看到了村子最边缘的一座房子。

    门口有节目组的车和架起的设备。

    房子四周没有邻居,他这个方向也看不见菜地,不知道是不是在另一侧。

    越走近,就越能看出房子的破败,大概是节目组为了符合九十年代的背景刻意找的。

    贺明隽走到门口,先是听到一阵狗叫,然后一道上了年纪的身影慢慢晃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节目组安排的人,只是他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正想问,对方很激动用方言喊着:“明明,我明明回来嘞。”

    贺·明明本明·明隽:“……”

    [哈哈哈哈还真有人叫他明明啊。]

    [我隽哥不要面子的吗?]

    “您是……?”贺明隽迟疑地问。

    老太太过来拉住他手,还拍了他一巴掌,嗔道:“你这个瓜娃娃,出去上学,回来连你妈都不认识咧?”

    贺明隽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节目安排这一出……

    “我刚回来,就要准备早饭吗?”

    [我的哥,你做个人吧!]

    [怎么,你还想压榨老人?]

    老太太都沉默了,甚至因为他的厚颜无耻有一瞬间的出戏,然后才骂他:“你个不孝子!你不做饭,还让我一个老太太做啊?学校就教你好吃懒做?”

    这次她用的是普通话。

    于是贺明隽就更确认这个节目组安排的NPC应该是专业的演员,只是他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哦,那我去做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指挥他:“先去把柴劈了,再把院子扫了,眼里一点活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贺明隽应了一声,这才走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院子里拴着一只大约两个月大的田园犬,冲着他直叫。

    他走到厨房门口——屋檐下摆着的要劈的树桩当了指引,所以他不需要问路。

    他从角落捡起斧头,把树桩摆好,一言不发地开始劈柴。

    [这衬衫委实有点碍事了。]

    [穿这么多他不热吗

    ?脱掉!]

    [难怪嵇康打铁会成为古代名场面,只要人长得帅,干什么都是赏心悦目的。]

    [不只脸好看,更重要是有一种力量美感。]

    扮演母亲的NPC坐在不远处择菜,本来还想挑刺的,可一看,贺明隽竟然还干得有模有样的。

    贺明隽不多话,干活效率很高,不到十分钟就劈了一小堆。

    估摸着够烧几顿饭的,他就停了下来,将木柴搬进厨房,又检查水缸,发现里面有水,就拿瓢舀着,往砖铺的院子里洒。

    老太太那种家长不好好说话的语气夸他:“还行,没有连活怎么干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劳驾,您移步到屋里,我好扫院子。”贺明隽客气而疏离地对老太太说。

    老太太瞪着他,故意道:“怎么,长本事了?嫌弃你在地里刨食儿的老娘,连妈都不喊一声?”

    [可能是他亲妈太年轻,他没有代入感吧。]

    [我们至今不知道婆婆究竟多大年纪。]

    贺明隽其实觉得这样的情节很没有必要,又不是真的演戏,但他皱了一下眉,还是喊了一声“妈”。

    这个称呼他喊得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喊过了。

    就连对现在户口本上的亲妈云女士,他都不喊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老太太又说他一句“不情不愿”,到底还是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等老太太进了屋,贺明隽微不可查地叹口气。

    应付人可比干活累。

    贺明隽也不算社恐,但对于这种无意义的对话、非指令式或问话式的交流,他就有点不愿理会了。

    他拿起竹枝扎的扫把,开始扫院子。

    [不是,他怎么这么熟练啊?]

    [这画风不对!他不是应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吗?]

    [我还想看他做饭翻车,不会我又被打脸吧?]

    导演也觉得贺明隽是个充满疑点又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一般艺人,就算不刻意立人设,也大概有几个标签的。

    像贺明隽这样,他是个富二代,平时就要表现得像个富二代,一些太接地气的东西他应该是不认识的,来到农村这样的陌生环境,他应该问东问西、甚至连地都不会扫的,毕竟以他的家境,扫地机器人以及保姆不会缺……

    可他表现得也太熟练了。

    甚至他也不故意表现,比如:“快看,我会劈柴哎!还劈得如此均匀!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表现得平平淡淡的,干活时认认真真的,绝不多话,没有一点综艺效果。

    就这,还有不少观众看。

    导演表示看不懂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贺明隽扫完地之后,洗了手,就开始“巡视”这个家。

    他依旧没养成对着镜头自言自语、和观众说话的习惯。

    还是导演再次举牌子提醒他,要他和观众互动,他才像做roomtour一样,简单介绍道

    :“这是客厅,或许也叫堂屋,旁边是两间卧室……”

    他转了一圈之后,在老太太“你还在这儿溜达,等会儿你哥他们回来吃空气啊”的催促中,又重新进入厨房。

    案板旁边摆着不少常见的时令蔬菜:黄瓜、西红柿、空心菜、豆角、土豆……

    至于那几块肉,贺明隽直接忽视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地上还有米面等,却没有馒头、面条这样方便操作的食物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贺明隽观察的时间有点久了,工作人员提醒:“或许,你可以请教你的‘妈妈’。”

    节目组就是担心嘉宾们不会用土灶,才安排了这么一位NPC。

    贺明隽拒绝了,他说:“我担心她会点菜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蒸馍还是用土灶蒸米饭,对贺明隽来说,难度都有点大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对工作人员说:“我们也下地去。”

    “贺老师……”工作人员想劝。

    贺明隽:“去摘点玉米和花生煮着吃。”

    这个做起来方便。

    怕被NPC找理由阻拦,他几乎是小跑着出了门,连工具都没拿。

    甚至镜头有几秒都没追上他。

    [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妥协。]

    [只要人够懒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]

    [笑死,第一次见隽哥在镜头前这么不优雅。]

    一路上,导演找话题引贺明隽多说几句,以防观众无聊。

    就当备采了。

    好在两块地离他们的“家”不远,不然导演都快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贺明隽还有一段距离才到地头,正站起来活动腰的周政就兴高采烈地冲他喊:“隽哥!你来喊我们吃饭了吗?这么快?”

    [他喊哥也太顺口了吧。]

    [这次周政不是二哥吗?]

    [就咱隽哥的气场,谁会觉得他是个弟弟呢。]

    贺明隽无情戳破周政的幻想:“没有,我还没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干什么?帮我们干活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贺明隽已经走到地头,弯腰提起已经捆成一捆的花生,“我是来拿点新鲜花生回去煮着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你好歹自己拔啊!”周政冲着他的背影喊。

    贺明隽的回应是掂着花生秧子晃了晃,将上面的泥土抖落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去另一块地掰了八个嫩点的玉米。

    张宁樾对他哭惨:“掰玉米又热又累还刺挠,我要多吃两个!早知道我就选做饭了……”

    贺明隽杀人诛心:“我发现做饭好像挺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[你煮玉米当然简单了!]

    楚泽问他:“我们干活这么累,没有肉吃吗?”

    贺明隽睁着眼睛说瞎话:“家里穷,吃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来时两手空空,没有器具装东西,只好把玉米苞叶剥开一层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远远看起,那聚在一起的玉米就像一束花。

    贺明隽就这样左手玉米、右手花生地往回走。

    等回去后,他果然挨了老太太一顿骂。

    得知他打算煮玉米和花生时,老太太更是说:“我都一把年纪了,你让我啃玉米、吃花生?”

    贺明隽语气认真还透着点诚恳:“不管我做什么早餐,为了您的身体考虑,还是不要吃为好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:“……”

    [果然,真诚才是必杀技。]

    [给妈妈整不会了。]

    “那我吃什么?”老太太的语气已经没有之前故意提高音调显出的凶意了。

    贺明隽:“要不,我再去给您挖点红薯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不知道是被气的,还是逗的,直接笑出了声,人设也维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。”老太太摆手,“我一个老不死的,喝口稀粥就行了,你赶紧做饭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下沉默的人变成贺明隽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连粥都没打算煮来着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厨房,贺明隽对自己要做的事已经有了大致章程,就有条不紊地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先洗了一碗绿豆,再把锅清洗一下,加水,放绿豆,接着就开始点火烧柴。

    他只一次就把火成功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趁着煮绿豆汤的功夫,他准备洗玉米和花生。

    花生叶子上还真有一只他之前提过的绿刺蛾,好在他之前没有接触到,现在看到后,他还把那片叶子摘下来,冲镜头展示一下。

    “看,绿刺蛾。”

    [啊啊啊啊拿走!]

    [你的手不干净了!]

    然后,贺明隽把这条带绿刺蛾的叶子扔进火中。

    [……]

    [啊,蛾蛾那么……恶心,烧得好!]

    然后,贺明隽就若无其事地继续摘花生、清洗。

    等绿豆煮开花之后,就可以煮玉米和花生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难,只是夏天烧柴的厨房像蒸笼一般,实在太热了。

    饶是贺明隽这种不爱出汗的体质,也遭不住。
\/阅|读|模|式|内|容|加|载|不|完|整|,退出可阅读完整内容|点|击|屏|幕|中|间可|退|出|阅-读|模|式|.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(第1页/共5页)